張家澍

廖偉立

出生於台灣苗栗縣通霄鎮
美國 南加州建築學院碩士(SCI-ARC)
台灣 東海大學建築碩士
台灣註冊建築師
大陸一級註冊建築師(2009)

曾獲日本SD Review年度獎多次、中國WA建築佳作獎、台灣建築獎首獎等。並獲邀參加日本東京、大阪SD Review年度獎展覽、2004當代華人建築展(台北)、2005深圳建築雙聯展(深圳)、2006北京建築雙聯展(北京)、2007年亞洲建築真實論壇參展(新加坡)、2008香港深圳雙城雙聯展(香港)、2009 Sketch up建築師手稿展(台北)。

建築信仰

如何思考與行動,使自己的建築在台灣這塊土地,發展為具高度文化價值的建築,透過自身文化邊緣的位置的觀察,發現台灣常民生活生猛蓬勃的能量與海洋島國(National Island)靈活的位置與高度,將對抗國際式樣的力量轉成一種優勢。

建築關鍵字 -
自由,自在

「自由」是指在建築創作中,徹底擺脫各種繫縛,是內省的,去主義、去方法、去理論的。主 / 客觀的思考互動。無時無刻隨著基地、內容(program)再定義的不同、深入、改變而有所因應。

「自在」是指人造物完成或未完成時,是外觀的,與環境、人、活動的相互狀態,是能相融相合的,一種類有機的,隨著時間、空間的變化可以衍生出不同的對話與氛圍。是故建築的發想過程是一種可辯解的反駁(excusable contradiction)過程,是一種不確定,沒有預設,後設理論的發現過程。我的建築因應不同的條件與狀態所顯現的形式或許「多樣」,但追求建築真實(Reality)的態度是一致的,追求原本與模糊不可知的力量,企圖展現出「渾然」的可塑性、互動性與不確定性-建築如「水」,隨「方」就「圓」,無處不「自在」。

雜木林

台灣身處亞熱帶緯度,具有雜木林多元共存的林向。同時政治經歷多次片斷的變遷、交替:明清、西班牙、荷蘭、日本…,融合了多樣族群:原住民、客家人、閩南人、外省人…,展現出類似連續/不連續、生存/競爭、融合/分裂、主流/非主流、合作/對抗、相依/分離的多元複雜面貌。而其間形成多元文化差異的互動與改變,處處顯示在台灣這塊島嶼的人們,在此環境下特有的強韌「生命力」;而這種生命力是多變而不安的、草莽而不確定的、充滿著強烈衝撞既有體制的力道,活潑的生機隱含著未完成的未來。
台灣由於獨特的海島環境,形成與大陸特殊的地理位置及歷史背景的複雜,其文化與建築也產生多元的內容與面貌。四十年前的台灣建築涵蓋了西洋系建築、中國系建築、南洋系建築,晚近則受日本、美國、歐洲及世界各地的影響,幾達無國界限制之境地。毫無疑問,二十世紀以來,由於科技進步神速、全球網路的聯線暢通快速,來自國際化的衝擊是無可避免的。另外,大陸的改革開放與崛起,也使地域文化反省的問題更加顯現。但文化的自主性不是封閉的、劃地自限的,而是以開放的心胸去面對環宇性的交流、溝通、融合,這些都是互動而不失原味與主體性的。

尋找關係

在我的思維系統裡,如何與自然、環境、歷史、文化等系統「耦合」,其間耦合的親疏「關係」,形成設計觀照問題的廣度與深度。
如何透過自己的「作品」,從實踐中來了解自然與人類,同時讓「作品」呈現的反省中發現自己,是一個相當大的挑戰。透過對「人」的了解,再將彼此的「理想」共同往前推進。這是互動的,而不是單向的發洩,更不是封閉地實踐自己的好惡。例如日本武士宮本武藏,從他觀察自然、野猴跳躍於森林、活潑應對,學習自然的生命力,到他與他人「決鬥」的實戰中,建立起自己「武藝」的哲學觀,那是獨特的、生猛的、原味的、變化無窮的。意志與形式融會貫通,使其不被形式所奴役。是智慧透過對自然的了解與其頻率、脈絡相接軌,構思與創意於是源源不絕、生生不息。假如我們透徹地了解「基地」、「內容」、「問題」,構思與創意往往是一個簡潔有力的武器,形式於焉產生。我希望自己不是一個被形式奴役的形式主義者。敏銳地從「基地」、「內容」再定義的過程中,形式自然發現。裡應外合、水乳交融。物為我用,而非我為物役。創意也非一成不變的,它是一種肯定/否定、邊緣/中心、主流/非主流,是那鬥爭間歇不息的思辨、尋找、發現的過程。

渾建築

在於追求建築的本源,在於尋找自然的原初。這種企圖追求建築真實的運動是周而復始的輪迴,永不停歇的循環。人透過觀察自然,了悟建築之道;人透過在建築生活,尋找與自然相處之道。
自然界裡光、陰、影的變化、白天/黑夜的交替、太陽的陰晴/月亮的盈虧、四季的輪迴、宇宙的運轉…形成一種神性的倫理,生生不息。而人與自然的關係應該是謙卑的、融合的。人工的創造物應求得與自然生物、植物或現象一個平衡的關係。從誠懇的、敬畏天地的態度中尋求了解通透的靈感。這樣的創意,才不會是無的放矢,才不會無中生有。建築是一種尋求與自然、歷史、文化、社會…的關係的過程。形式的背後必需要有意義支撐,而意義要能與建築的真實對話,那建築的真實必需合於自然的倫理與人類生活的需求。 建築,是通往天堂的一扇窗口;創意,就是指引我的靈魂穿越窗口的那一道光。建築如何透過,結構性、構造性、材料性、空間性…等的呈現來建構與人與自然的關係,尤其面對台灣、亞洲、世界這樣文化、生態、歷史…等的多樣、混雜、衝突、流動、變化不定的狀態,如何本著追求對渾然如「初」的建築的理解,一步一步接近那建築的「真實」,我們只能一步一步地企圖接近,卻永遠無法到達,到達那渾沌的「原初」。